白塔社明斯克消息:白俄罗斯钾肥厂计划自筹资金2.9亿美元,用于开发六号矿井“别列佐夫斯基”,今年已投入5300万美元。与此同时,五号矿井“科拉斯诺斯洛鲍茨基”的建设工作也正在进行中,首批资金投入已于2009年完成,预计2013年进入最后阶段。
2015年,五、六号矿井投入开采后,白俄罗斯钾肥厂年生产能力将达965万吨。
白俄罗斯钾肥厂是百分之百的国家全资企业。目前开采作业的有四个矿井及配套生产、服务设施,年生产能力820万吨,员工2万人,是世界最大的钾肥生产企业之一。

2013年7月,世界钾肥市场发生了一场地震:全球钾肥生产巨头俄罗斯乌拉尔钾肥公司宣布退出与白俄罗斯国家钾肥厂的BPC联盟。乌拉尔钾肥公司的这一举动,不仅使普通的商业纷争上升到了政治层面,而且使全球钾肥价格大幅波动。
时间已经过去将近两个月,当《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踏上俄罗斯的钾肥矿场时发现,两个月前的这场钾肥地震仍未平息,“次生灾害”还在蔓延。
从甜年蜜月到鱼死网破
美国地质学研究中心数据显示,全球大规模、高质量钾矿矿藏并不多,最大的钾矿储藏量主要集中在加拿大和俄罗斯地区,储藏量位于前三的分别是:加拿大、白俄罗斯。
乌拉尔钾肥公司就是俄罗斯钾肥行业中的一员。10多年前,乌拉尔钾肥尚没有属于自己的分销渠道,每年出口量只有200万吨左右,在全球钾肥市场微不足道。
然而,雄心勃勃的乌拉尔钾肥在扩张之路上步子迈得很大。2005年底,乌拉尔钾肥和白俄罗斯国家钾肥厂联合组建了白俄罗斯钾肥公司(Belarus
Potash
Corporation,下称BPC),BPC联盟成为全球两大钾肥卡特尔组织之一。2011年夏天,乌拉尔钾肥又完成了与俄罗斯另一家钾肥生厂商谢尔维尼特的合并,这一合并使公司的总产量增加了一倍。如果把与白俄罗斯国家钾肥厂的联合销售额也算上,乌拉尔钾肥每年的销售记录可达1600万~1700万吨,约为中国钾肥需求量的2倍。
好景不长。2013年7月30日,乌拉尔钾肥宣布退出BPC,8年联盟就此解体。
对于白俄罗斯来说,这意味着一场灾难性的打击。公开数据显示,在6月份白俄罗斯公布的2012年白俄罗斯最盈利的30家开放式股份公司名单中,白俄罗斯钾肥厂名列首位,去年利润高达9.65亿美元。钾肥销售占据白俄罗斯出口收入的十分之一左右,联盟的解散不仅直接影响钾肥销量,随之而来的钾肥价格的波动,也将对白俄罗斯经济带来极大冲击。
乌拉尔钾肥似乎惹怒了白俄罗斯。8月底,白俄罗斯调查委员会逮捕了乌拉尔钾肥公司首席执行官弗拉季斯拉夫·鲍姆加特纳Vladislav
Baumgertner),同时,该机构宣布准备没收其在白俄罗斯的物业和资产。白俄罗斯调查委员会表示,目前还在调查乌拉尔公司的最大股东、俄罗斯富豪苏莱曼·克里莫夫,理由是他涉嫌参与非法活动。
针对上述消息,乌拉尔钾肥在9月10日对《中国经济周刊》的书面采访回复中表示,不做任何评价,同时对其在白俄罗斯境内的物业和资产现状,也未透露具体信息。
不过,乌拉尔钾肥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全部赔偿由白俄罗斯当局负责,本公司已经向相应的俄罗斯当局请求协助,要求立即停止因政治动机而迫害乌拉尔钾肥公司的员工。本公司将继续跟进已宣布的战略计划。”
“双方分手的最重要原因,是因为双方的战略思路存在严重的分歧。”乌拉尔钾肥公司市场销售部总监Oleg
Petrov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时表示。Oleg
Petrov可以说是双方合作的见证者。2005年到2011年,他担任白俄罗斯钾肥公司第一副总经理,并于2011年后成为该公司的监事会成员,同年,Petrov被任命为乌拉尔钾肥的市场销售部总监。
战略分歧导致联盟破裂
合作长达8年的联盟轰然倒塌,其破裂的导火索是市场份额的急剧下滑,然而,双方交恶的种子早已埋下。
2005年后,BPC联盟曾有过一段蜜月期,当时全球钾肥市场供不应求,生产商纷纷加大对生产设施和矿区的投资。双方设定的战略目标是:最大限度提高利润空间。此后,这项“价格高于出口量”的战略计划被执行多年。
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后,钾肥需求大幅下降,价格持续大跌,但产能仍在增加。以色列化工集团、北美钾肥销售联盟Canpotex和其他钾肥公司都在积极提高产量。北美钾肥销售联盟Canpotex开始重点进军亚洲市场,加拿大公司在亚洲市场也表现得非常激进,这导致亚洲钾肥市场的价格从每吨535美元一路下跌至每吨400美元;在巴西,乌拉尔钾肥和白俄罗斯国家钾肥厂失去了原有的市场份额,被加拿大生产商和德国公司K+S取代。
今年上半年以来,BPC联盟与加拿大、德国钾肥生产商之间的竞争加剧,其市场占有率大幅下降。作为战略合作伙伴,乌拉尔和白俄罗斯国家钾肥厂为了保持市场稳定做了大量工作,但依然无法避免销售量锐减的事实。
据国际肥料工业协会最近发布的官方数据显示,2013年上半年钾肥的出口量与生产量同去年相比,缩水最厉害的正是乌拉尔钾肥与白俄罗斯钾肥公司,前者失去了22%的市场份额,后者失去了19%的市场份额。
“面对这种情况,乌拉尔钾肥如果还遵循‘价格高于出口量’的战略,那么就看不到摆脱困境的希望。因此,在内部无法达成一致的情况下,乌拉尔钾肥公司宣布脱离联合企业,并出台了新政策。”Oleg
Petrov对《中国经济周刊》介绍。
但是乌拉尔钾肥为挽回市场份额而做的努力,被认为是导致全球钾肥价格波动的原因。白俄罗斯调查委员会代表Pavel
Traulko曾对媒体表示,乌拉尔钾肥退出联盟的决定,“是为了打击被视为竞争对手的白俄罗斯生产商……他们策划了全球钾肥市场的暴跌。”
白俄罗斯钾肥也努力维持现货市场的价格,并在今年以400美元的价格与中国签署了一份合同。但不幸的是,钾肥价格下跌的势头并未止步。在此期间,乌拉尔钾肥首席执行官鲍姆加特纳曾在一次讲话时表示,“价格可能会下跌至300美元”。这句话被很多厂商和媒体认为是乌拉尔钾肥蓄意发动价格战的信号和佐证。
“鲍姆加特纳的上述言论,并不是乌拉尔钾肥所设定的指示性价格水平。”Oleg
Petrov对《中国经济周刊》解释说,“乌拉尔钾肥公司与所有相关各方分析了当前的形势,认为300美元的价格很可能是一个价格底线,必须坚持。”
在退出BPC后,乌拉尔钾肥开始了新的战略:不再固守原来的高价格,充分利用生产能力提高产能,增加销量,以确保市场份额不再丢失。
乌拉尔钾肥的主要资产位于俄罗斯彼尔姆边疆区的别列兹尼基和索利卡姆斯克,包括5个矿井和7个矿石处理厂。9月初,当《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实地探访位于别列兹尼基的4号和3号矿山,以及加工工厂等设施时,并没有发现因为市场份额减少而停产怠工的情况。
事实上,乌拉尔钾肥目前正在实施的产量最大化计划中,将陆续投入58亿美元,用于老矿的拓展和新矿的开拓,如果这些计划得以顺利实施,2021年,乌拉尔钾肥会将产量提高到每年1900万吨。
“乌拉尔钾肥公司是具有低成本优势的钾肥加工企业,由于这个原因,我们可以保持最大化生产,确保股东收入。”Oleg
Petrov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 “不可忽略的中国市场”
据乌拉尔钾肥方面介绍,全球钾肥市场每年的总需求量约为5400万吨,其中,中国与美国的需求量都将近1000万吨,排在第三位的巴西需求量约为750万吨。
“毋庸置疑,中国是我们的第一大市场——这一点千真万确,”Oleg
Petrov说。早在15年前,乌拉尔钾肥就在北京建立了办公室,以此为基地拓展“不可忽略的中国市场”。
近年来,中国企业已经能大规模组织生产钾肥,每年国内总产量约为500万~550万吨,其余部分则需进口,每年有约250万吨来自乌拉尔钾肥,白俄罗斯国家钾肥厂供应50万吨,这两者的总供应量约占中国进口市场的50%。
与其他国外钾肥生产企业相比,乌拉尔销往中国的大部分钾肥是通过铁路运输的,并以现货价格成交。铁路运输,是乌拉尔钾肥对华贸易的一个突出优势;在海运供货方面,乌拉尔钾肥也拥有Baltic
Bulk Terminal Ltd码头100%的股权。
乌拉尔钾肥的目标,是要占据中国市场总供应量和总份额的50%或更高,这意味着乌拉尔钾肥还要在现有基础上提高一倍的对华销售量。至于如何达到这一目标?“我们将有几种方式,一是购买中国公司的股权,包括中国分销商的已有股份;二是将加强基础设施投资,以及机场终端服务设施建设。我们此次扩张已经获得董事会的充分认可。目前,我们正在积极实现这些项目。”Oleg
Petrov说。
虽然他没有具体透露与中国本地企业的合作项目及进展情况,但据公开资料显示,2012年11月,乌拉尔钾肥股东向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子公司Chengdong
Investment
Corporation发行了2014年到期可换股债券,如果到期行使转换权,这些债券可折合乌拉尔钾肥公司4.257亿股股票,占公司当前股份的14.5%。此外,在今年7月底,乌拉尔钾肥与中国签订了50万吨的期权合约,并将于今年年底前完成交付。

生意社05月30日讯
据乌拉尔钾肥公司新闻处消息,由白俄罗斯钾肥厂和俄罗斯乌拉尔钾肥厂共同组建的联盟钾肥贸易公司将于2014年第2季度开始工作,届时白俄罗斯钾肥贸易公司将停止一切业务。
联盟钾肥贸易公司将在白俄罗斯钾肥贸易公司的基础上组建,由俄、白两家钾肥生产企业各持有50%的股份,在瑞士注册。

商务部日前发布公告,附条件批准俄罗斯钾肥生产商乌拉尔开放型股份公司吸收合并谢尔维尼特开放型股份公司。公告称,中国1/3左右的进口氯化钾来自与乌钾和谢钾的边境贸易。该项经营者集中实施后,中国以边境贸易方式进口氯化钾将由乌钾和谢钾两家公司供应变为合并后的公司独家供应,这可能对中国氯化钾边境贸易市场具有排除、限制竞争效果。谢钾合并乌钾后的市场走势将会如何演变?我们会有哪些投资机会?
世界钾资源比较丰富,目前已探明工业储量在200亿t以上,估计世界钾盐总资源量将超过1400亿t,但分布不均衡,主要集中在加拿大、前苏联和德国,约占世界钾盐资源总量的90%左右,详见表1。
表1世界主要钾资源分布 国家地区加拿大独联体德国死海美国合计 储量
5505501902051315 占有比例%4040141.40.3/
钾肥的生产主要集中在少数几个有钾矿的国家。以2000年为例,加拿大、白俄罗斯、俄罗斯、德国、以色列和约旦等六个国家的钾肥产量占世界总产量的87.5%,出口占世界钾肥总出口量的94.8%。世界钾盐工业生产能力约为3800万t/a,而产量仅有2700万t/a,生产能力严重过剩,许多厂家开工不足。目前世界上有15个国家开采钾盐,主要开采钾石盐,其次是海水和盐型钾盐。近3年世界钾盐产量持续增长,世界钾盐产量分别为2640万t、2700万t和2980万t,其中加拿大产量820万t,位居世界第一。近几年来世界钾肥年产量均在2000万t~3000万t之间徘徊。
我国钾肥进口依存度近年随着国内产能的提升有所下降,但仍维持在50%以上,2010年我国钾肥表观消费量在924万吨左右,进口依存度在58%左右。从钾肥定价形式来看,因为大量依赖进口,国内价格粘性于国际价格;由于国际间寡头垄断,CapotEX与BPC两大销售联盟占据了国际市场65%以上的交易额。
钾肥分为氯化钾、硫酸钾、硝酸钾、硫酸钾镁肥、矿石钾、液钾等6种。盐湖钾肥的主营产品为氯化钾,中信国安为硫酸钾镁肥,冠农股份则为硫酸钾。目前国内除国投罗钾已具备的年产10万吨硫酸钾项目外,大部分硫酸钾都由氯化钾加工而来。我国的氯化钾资源大多都集中在察尔汗盐。
中国的企业要参与约旦、泰国、老挝等钾盐资源的开发建设,现在中寮公司、中水公司以着手参加开发了。
1、老挝资源建设:规划500万吨/年,目前中寮公司、中水公司完成勘探工作和中式工作,要继续推动加快项目的建设。
2、乌兹别克杰卡纳巴钾肥厂,投资1.23亿美元,地点:乌兹别克与土库曼边境,卡什卡达里亚洲的秋别卡丹钾盐矿区,钾盐储量超过4亿吨。俄方负责钾矿开采,中方负责钾盐加工,由中国进出口银行、乌兹别克复兴发展基金和乌兹别克化学工业公司同投资。2008年1月25日,乌兹别克总统签署特别令,批准中俄企业在乌兹别克合资兴建钾肥厂。中国中信集团太平洋有限公司和俄罗斯彼尔姆西乌拉尔汽车制造公司与乌兹别克化学工业公司签订了投资协议。
3、世界最大钾肥生产商加拿大萨斯克彻省钾肥公司,2008年2月份近日扩建。项目地点:萨斯克彻省,南部:罗肯维尔的矿山和工厂,预计增加200万吨。增加后,使其到2012年底达到1507万吨。比原来预期提前3年,该公司行总裁杜尔表示,随着全球钾肥需求的增长和供应紧张,公司必须提高钾肥产量。项
目耗资1800万美圆,而萨省新建设一个全新钾矿,成本高达25亿元,比扩建项目要高的多。
加拿大年产2210万吨,是世界生产能力最大的国家,占世界总量的35%。
目前加拿大有2个生产商都在扩大生产能力,如果世界需求继续增长,加仍可以进一步提高生产力,当世界其他主要钾肥生产商的生产能力已经接近满负荷状态下,加拿大仍有470万吨的富裕生产能力。
由于供应有限,在世界市场上钾肥的需求始终旺盛。俄罗斯集中了全球33%钾矿储量。拉尔钾肥公司还表示,不断上扬的农产品价格和需求将成为化肥价格提高的动因。白俄罗斯钾肥公司此前也曾宣布,从2011年6月起供应东南亚的钾肥现货交易价格将从以前的每吨460美元提高到510美元。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