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地落叶如何处理?近日,丰台区园林部门在绿源公园、永定立交桥西北角绿地、丰益花园建成3处绿化植物废弃物处理站。将枯枝败叶放进粉碎机搅碎,经过4道工序后可转化为有机肥。每个站点年处理绿化植物废弃物1000吨,可消化周边20万平方米绿地内修剪枝干、草末、落叶等废弃物。同时可生产有机肥料750吨。
作者:马力 张佳丽

>
hbzhan内容导读:街道两旁修剪的树枝去了哪里?小区公园里干枯的落叶怎么处理?这些都曾是城市管理者为头疼的问题。近,伴随着银川市园林绿化植物废弃物处置点的建成,这些问题迎刃而解。据初步测算,该处置点投入运行后,每年将有40万吨植物废弃物会以肥料的身份重新投入园林绿化,这在西北是首家。
年40万吨废弃物难处理
银川市园林局副局长吴立伟介绍,目前银川市每年都有40万吨以上的园林绿化植物废弃物需要处理,仅绿化一处管辖的642公顷的绿地每年仅修剪的枝叶、杂草就达5万吨。而传统的处理植物废弃物的方法主要以焚烧和填埋为主,不仅浪费资源,还对环境造成极大的污染。所以,如何用更科学的办法解决植物废弃物问题,一直是困扰城市环境管理者的难题。也正基于此,银川市建设的西北首家园林绿化植物废弃物处置点近日正式开始试运行。
从银川市城管局荣洁公司了解到,作为全市唯一一家处理生活垃圾的公司,公司每日处理生活垃圾1400多吨,其中来自三区及贺兰县的落叶垃圾就达300吨。
枯枝败叶“变身”有机肥
银川市园林绿化植物废弃物处置点厂址在银川市西环高速路附近。
随着机器发出的巨大轰鸣声,枯树枝被粉粹成树叶大小的片状碎片。随后,工作人员将这些树枝碎片混合牛粪搅拌,再发酵成肥料。终,发酵好的肥料将作为养料补给打包用于种植城市苗圃中的其他植物。
“该项目不仅保护了银川优美的城市环境不被污染,还符合了‘整体、协调、循环、再生’的可持续发展原则。”吴立伟介绍,目前,该局已投入60多万元用于厂房设备及收集点的建设。
全城将建15个收集点
据了解到,目前市园林局已经建成了3个收集试点,并计划增加至15个。
“如何能保证这座全新的工厂正常运营,其中大的问题是运输费用。”吴立伟说,目前,只建成了3个收集试点,运输费用还可以自行承担,一旦15个收集点全部建成,每年的运输费用将成为一笔不小的开支,预计每年需要100万到200万才能维持该项目的基本运营,这笔费用怎么解决,目前正在摸索中。
■延伸阅读 国内外对于园林植物废弃物的处理
在美国,很多企业利用固定废弃物,如:枯枝落叶、生活废弃物,甚至禽兽粪便等来生产堆肥、基质或有机物质来代替自然土壤,用于绿化施工和绿地改良。
在国内一些经济发达的城市也已开始将园林废弃物和生活废弃物区分收集,并设立专门的粉碎厂,将这些废弃物处理后还田。全国建有废弃物综合消纳基地的城市有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大连、天津、重庆和武汉等地。而部分城市也于粉粹后用于植物有机覆盖,并未进入发酵堆肥加工阶段。

中国绿色时报12月3日报道冬萧夏盛,春华秋实,城市的四季因为实现了绿化呈现出不同的风景。生活在城市的人们在享受这份惬意的同时,可曾关注大量园林绿化垃圾——枯枝落叶的去处?在北方一些城市,每到秋季街道路面就铺满落叶,这些落叶全部涌入垃圾处理系统,给环卫工作带来了巨大压力。
11月29日,在位于北京市丰台区的北京花乡花木集团,中国绿色时报记者见到了用枯枝落叶加工制造的有机肥料,不禁眼前一亮。这些绿化废弃物经过加工回归到生态系统的物质循环中,正所谓从哪里来,回哪里去,不但解决了垃圾的去处问题,还为下一轮的绿化作了准备。
落叶堆积如山,城市环卫不堪重负
园林绿化废弃物,主要包括城市绿化美化和郊区林业抚育、果树修剪作业过程中产生的树木枝干、落叶、草屑、花败及其他修剪物。随着绿化事业在我国的蓬勃发展,每年产生的园林绿化废弃物总量也在剧增。以北京为例,仅8个城近郊区2007年的园林绿化废物就有167万吨。如果将其全部堆积,则会出现高1.5米、底面积相当于整个颐和园的巨大堆体。
目前处理这些绿化垃圾的途径主要有三种——填埋、焚烧和资源化处理。焚烧由于严重污染空气,被许多城市明令禁止。与生活垃圾一起填埋是目前处理园林绿化垃圾的主要途径。然而研究表明,填埋处理会占用宝贵的土地资源,且容易污染地下水,同时产生二氧化碳等温室气体和硫化氢等有毒有害气体,威胁环境和人体健康。在这种情况下,第三种途径——资源化处理则越来越受到有关部门的关注。
垃圾是没放对地方的资源
研究资料显示,园林绿化废弃物的主要成分为有机质,是不可多得的有机资源。将树枝、树叶、草屑等堆置发酵处理后,可作为土壤改良物质还原到林下和绿地中去;经深加工后可作植物育苗、花卉栽培基质;粒径较大的处理物可用于树埯和裸露土地的覆盖。
在北京花乡花木集团的枝叶处理厂,中国绿色时报记者看到了研究成果的具体运用。工人将落叶、枝干等废弃物装入加工机械,经过两次粉碎处理,变成木屑一般的细末。这些细末进入发酵室,添加微生物菌剂调制的发酵剂。经过堆积、翻动,两个月以后,昔日恼人的垃圾就会变成富含丰富养分的有机肥料,散发着植物特有的味道。
落叶回收期待更多支持
北京香山公园是北京市绿化废弃物堆肥化处理循环利用的试点之一。公园工作人员周肖红介绍,堆肥处理厂的建设费用加上运营成本,和处理场每年为公园增收节支的贡献相比较,大抵可以实现收支平衡。然而在北京,每年得到资源化处理的园林绿化垃圾只有3%,推广这种技术,还有哪些条件没有成熟呢?北京林业大学孙向阳教授介绍,首先需要政策法规方面的支持。在这方面,国外已经有了较全面的立法,日本、美国、德国等国家已经出台了免税、减税、低息贷款等政策,加拿大对于小区的园林绿化废弃物采用集中消纳,根据用户要求政府免费提供花木基质和有机肥。但是中国在这方面立法相对薄弱,只在2007年出台了一项鼓励政策,并无指定相应措施。同时,政府还需加大资金投入力度,补偿前端消纳费用,建立类似有机肥的补偿体系;在发酵产品配方调配方面,自主研发技术水平还有待提高。另外,资源化处理的产品还主要在公园,绿化公司等单位内部自行消耗,要进入市场、成为全社会共享的资源,还需政府统筹规划,分类搜集,同时要提高民众对这项事业的关注度和支持力度。
变废为宝前途光明
目前,园林绿化废弃物资源化处理已经受到了有关部门的重视。在北京市,市园林绿化局联合北京林业大学、北京农学院等高校和科研机构进行技术研发,分层次、分季节、分区域处理园林绿化废弃物。园林绿化废弃物产出量较小的区域,在绿地附近建立消纳点就近处理;废弃物产出量较大或城区转移消纳的集散区域,建立废弃物集中处理厂;在郊区县大力推广森林经营的废弃物集中粉碎、堆沤、腐熟后再还原林下;同时对郊区林业废弃物分类后制成食用菌菌棒或压制成能源块,实现生物质能源循环利用。目前,丰台、顺义、朝阳等区已相继建成园林绿化废弃物处理基地,一些基地已具备年处理10万立方米的能力。有关专家透露,这些集中消纳基地收集的落叶,变身成花木基质、环保肥料和土壤改良添加物后,年经济效益可达1000万元。同时,《北京市园林绿化废弃物资源化利用发展规划》即将出台,昔日的垃圾变废为宝,在城市绿化系统内部构建绿色循环经济,前景光明。

修剪下来的树枝、堆积的落叶、凋零的花朵……这些以前和生活垃圾一样倾倒的绿化垃圾,现在“摇身一变”成了颇有价值的“绿色肥料”。
记者昨日从奎山苗圃场的沤肥现场了解到,从2010年9月正式建成以来,沤肥场已经制出成品有机肥9吨多,可以满足约2万平方米绿地的用肥。
过去:枯枝落叶只能扔弃
“落叶问题,一直是我们最头疼的问题”,市园林局绿化科的郑世超告诉记者,每年,市区的绿化景观都会产生不少树枝、树叶等废弃物。这些绿化垃圾,留之无用,弃之可惜。
奎山苗圃场的负责人王世法对此也有同感。“每年到了夏天,草坪半个月就得修剪一次。每次,都能修出一大堆的草沫子!”
以前,这些枯枝落叶大部分被送往垃圾桶,随着市民的生活垃圾,一起进了填埋场。那些在绿地内的,就被园林工人们就地填埋,作为园林植物的“天然肥料”。
而与此同时,这些绿化垃圾本身都有变废为宝的潜质。以落叶为例,它本身便是有机物,腐烂后即可成为最好的“天然肥料”。如果就这样扔弃,十分可惜。
能不能建一家枯枝落叶沤肥场,来解决这个问题?“如果能将枯枝落叶循环利用起来,不但能达到生态环保的效果,还可以节省一笔肥料的费用,可谓一举两得。”
现场:已制出有机肥9吨多
“这是已经粉碎过的树枝,那边是还没粉碎的”,1月5日,在沤肥现场,奎山苗圃场的负责人王世法告诉记者,沤肥场的原料全部是天然的,废弃的树枝、树叶、草屑等运到沤肥场后,首先必须要经过粉碎环节。
记者在现场看到,正在沤制的肥料堆颜色有些发黑,“这堆肥是昨天刚刚开始发酵的,按一层土、一层树叶粉碎物的比例堆积,加入发酵菌种后,再抽一部分化粪池的粪水,浇上去后加入菌种,就可以进入发酵环节了。”
“那边是已经发酵好的肥料,等过筛后,就可以直接给植物施肥用了”,王世法说,从2010年9月正式建成以来,沤肥场已经制出成品有机肥9吨多。
这些制成的肥料,将本着一个共同的原则——从哪里来,到哪里去。“主要用于绿化,按照就近原则,用来给附近的绿地进行施肥。”
“以前园林部门都是花钱买有机肥,比如鸡粪、猪粪等。每年光花在肥料上的费用,就达20万元左右”,绿化科的郑世超表示,这家沤肥场建成后,可在一定程度上节省不少绿化肥料的购买成本。他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市区的绿地,每平方米大约需要0.5公斤的有机肥,现在生产出来的9吨多肥料,预计就可以满足约2万平方米绿地的用肥。
“而且,这样生产出来的肥料不同于化肥,原生态、无污染,不但对植物好,土壤也不容易板结,可谓一举多得。”
据介绍,这个沤肥场是日照市首家绿化垃圾沤肥场,也是唯一一家。目前,沤肥场占地5亩左右,可消化市区几乎所有的绿化垃圾。
下一步,沤肥场的规模还将继续扩大,“到明年开春,我们准备再空出一片场地,也用来沤肥。”
下一站:市区将建落叶堆肥栏
“建这个沤肥场,最终目的,是为了科学地处理绿化废弃物,将环保生态理念融入‘节约型园林’的建设中。”市园林局相关负责人介绍。
采访中,记者也了解到,下一步,市区绿化垃圾处理还将继续推出新招——在市区选取合适的绿地,建一部分落叶堆肥栏。“就地沤制,就地发酵,就地施肥。”
“目前,沤肥场存在的最大困难就是运输成本过高”,王世法告诉记者,建立落叶堆肥栏后,枯枝落叶就可得到就地处理,从而缩短运输距离,节省运输成本。
据介绍,这种落叶堆肥栏类似于“小围栏”,大约长3米、宽2米,可积存数百斤乃至更多的落叶。“就地取材后,我们基本上只需要投入菌种的费用,成本就很低了。”
而在落叶堆肥栏的建造上,园林部门也充分考虑到了与景观的协调性。“比如海天绿地要建堆肥栏的话,就会尽量选取在不明显的地方,同时会将其制作得尽可能美观,不影响市民观赏。”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