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7日,上海举办了一场特别的考试,学生们戴着围裙,在各自案板前刀起刀落,肋排、大排、小排、脊骨,分割得清清楚楚。这是被称为上海首家“屠夫学校”的毕业考试,首批60名学生中有34名拥有本科学历。大学生卖猪肉是否大材小用的话题再次被提起。

适应高等教育普及化的要求,必须打破对学历社会的崇拜,从学历社会走向能力社会。在学历社会,高等学校办学关注的是回报给受教育者一纸文凭,这会忽视质量和特色,而在能力社会,办学必须关注怎样培养有个性、有竞争力的劳动者,学校必须进行严格的人才培养质量控制。
教育部副部长林蕙青近日在2018届全国普通高校毕业生就业创业工作网络视频会议上介绍,2018届全国普通高校毕业生人数再创新高,突破800万,预计达到820万人,就业创业工作面临复杂严峻的形势。教育部要求各地积极支持高校毕业生就业创业,切实抓好基层就业、服务国家、创新创业、统筹联动、服务保障五项工作。
近年来,随着大学毕业生人数增长,舆论每年都把当年称为大学毕业生“史上最难就业年”,现在这一概念已经不吸引人了,因为人们发现,所谓“最难就业年”并不能概括大学生就业的真实状况。舆论应当习惯高等教育普及化背景下“就业难”的常态,同时应当推动我国从“学历社会”转向“能力社会”,这是适应高等教育普及化,解决大学毕业生就业难最重要的思路。
按照我国高等教育发展的基本形势,到2020年,我国高等教育毛入学率将达到50%,进入高等教育普及化时代。高等教育大众化与普及化,意味着我国国民的整体学历大幅提高,如果还是以学历识别人才,将学历与就业一一对应,将影响高等教育质量的提高,以及局限大学毕业生的选择。进入高等教育普及化阶段,人才评价必须打破唯学历论,大学毕业生就业要淡化大学生身份,而要建立基于能力的人才评价体系,倡导多元就业。
我国高等教育毛入学率2002年达到15%,进入高等教育大众化时代,现在不到20年,就即将进入普及化时代。虽然我国高等教育已经大众化并即将普及化,但是我国社会的教育观念和人才观念,还停留在精英教育时代,公众仍然习惯于按学历识别人才,对大学生这一群体的就业特别关注。这带来两方面的问题。一方面,受教育者接受高等教育,很多人主要还是为获得一纸文凭,而不是提高自身的能力,这导致大学毕业生的整体质量并不高,难以满足社会用人单位对大学毕业生的需求,大学毕业生就业难与用人单位招工难并存。
另一方面,社会仍然将大学生视为“精英”,认为大学毕业生必须到某些行业、岗位就业,否则就是“大学教育的失败”,一些大学生也具有很强的“精英意识”,宁肯不就业,也不愿意到某些行业、岗位“屈就”。其实,高等教育大众化、普及化的目的,就是整体提高国民素养,推动整个社会的文明程度提高。如果到了高等教育普及化时代,大学毕业生还不愿意到某些行业、岗位就业,那这些行业、岗位怎么提高服务水平呢?那么多大学毕业生到哪里就业呢?
适应高等教育普及化的要求,必须打破对学历社会的崇拜,从学历社会走向能力社会。对高等学校来说,在学历社会,关注的是回报给受教育者一纸文凭,这会忽视质量和特色,而在能力社会,办学必须关注怎样培养有个性、有竞争力的劳动者,学校必须进行严格的人才培养质量控制。对受教育者来说,接受高等教育将不再是追求获得文凭,而是选择适合自己的教育,重视自身能力提高,并以能力去规划未来职业选择和事业发展。对用人单位来说,则是选择胜任的劳动者,推动岗位提升内涵,由此实现整体服务水准、行业水平提高。
当前大学毕业生就业难的主要原因之一,在于虽然高等教育已经进入大众化、普及化阶段,但社会意识还停留在精英教育时代,社会关注学历甚于关注能力。随着高等教育普及化,大学生就业将纳入国民整体就业,大学生的身份将被淡化,这不是不重视大学生就业,而是要求社会全面转变教育观和人才观。只有打破学历社会,走向能力社会,才能正确应对严峻的大学毕业生就业形势,而要打破学历社会走向能力社会,我国亟待进行全面的教育管理体制改革和办学制度改革。

学历社会亟须走向能力社会

图片 1

时至今日,大学生卖猪肉还被认为是“大材小用”,表明我国的教育观和人才观,还停留在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的精英教育时代。这样的观念,不但堵死学生的就业、创业道路,也将影响我国传统行业的服务水平提升。

日前,2018届全国普通高校毕业生就业创业工作网络视频会议在京召开,教育部党组成员、副部长林蕙青在会上透露,2018届全国普通高校毕业生人数突破800万,就业创业工作面临复杂严峻的形势,要切实抓好基层就业、服务国家、创新创业、统筹联动、服务保障五项工作。

教育部昨天召开新闻发布会,介绍2018年教育事业发展有关情况。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副司长范海林表示,我国已建成世界上规模最大的高等教育体系,高等教育毛入学率达到48.1%,我国即将由高等教育大众化阶段进入普及化阶段。

根据教育部全国教育事业统计公报,我国高等教育在校生规模已达3100万,高等教育毛入学率超过26.7%,我国早在2002年就步入高等教育大众化时代。

近年来,随着大学毕业生人数增长,舆论每年都把当年称为大学毕业生“史上最难就业年”,现在这一概念已经不吸引人了,因为大家发现,大学毕业生就业没有“最难”,只有“更难”。在笔者看来,舆论要习惯高等教育普及化背景下的就业难常态,同时,应该推动我国从“学历社会”转向“能力社会”,这是适应高等教育普及化,解决大学毕业生就业难最重要的思路。

高等教育进入普及化阶段,不只是表现为高等教育规模和数量的变化,还需要有与普及化相适应的新教育观。我国高等教育即将进入大众化教育阶段,但从政府部门、教育界到社会公众,不少人的教育观还停留在精英教育阶段,由此导致高等教育的结构和质量与社会需求脱节,高等教育大众化并没有缓解全社会的教育焦虑。

遗憾的是,在高等教育大众化过程中,一方面,一些高校不重视教育质量,只是回报给受教育者一纸文凭;另一方面,整个社会还把劳动分为三六九等,存在严重的面子就业思想。

按照我国高等教育发展的基本形势,到2020年,我国高等教育毛入学率将达到50%,进入高等教育普及化时代。高等教育大众化与普及化意味着我国国民的整体学历大幅提高,如果还是以学历识别人才,将学历与就业一一对应,将影响高等教育质量的提高,以及局限大学毕业生的选择。进入高等教育普及化阶段,人才评价必须打破唯学历论,大学毕业生就业要淡化大学生身份,建立基于能力的人才评价体系,倡导多元就业。

精英教育观的基本特征是,把大学生作为一个重要的人才身份,即一个有别于非大学生的特殊群体对待,这带来的问题是,在求学阶段,不少学生认为只要考上大学,获得大学生身份,就实现了求学目标,考上大学后,不再努力学习;在就业阶段,社会对大学生群体就业高度关注,给大学生设定与身份相匹配的就业岗位,一旦与身份设定不吻合,就被认为另类就业或者学历贬值。

如此一来,大学生的就业难是可以想象的。一边是大学每年毕业的学生达700万,而另一边,大家把择业的目光聚焦在少数地区、少数行业。到2020年,我国高等教育毛入学率将达到40%,如果大学生就业还局限在少数行业,那就业形势将无可想象地困难。

我国高等教育毛入学率2002年达15%,进入高等教育大众化时代,在不到20年的时间里又要进入普及化时代,可我国社会的教育观念和人才观念还停留在精英教育时代,这就带来两方面问题:一是受教育者是为接受高等教育,还是为追求获得一纸文凭,而不是提高自身的能力;二是社会对“大学生”就业还有“精英意识”,认为大学毕业生“必须”到某些行业、岗位就业,否则就是另类。

这直接影响大学人才培养质量的提高,也让高等教育大众化的价值打了折扣。本来,实现高等教育大众化,是为了让更多受教育者接受高等教育,让全社会各行各业都有接受高等教育的人才,由此提高各行业的服务水平。但精英教育观把大众化的高等教育进行分等、分级,很多地方本科院校、高职院校,不安于自身定位,都想提高办学层次。另外,不管是从哪所学校毕业,一些学生都有“面子就业”思想,囿于身份而有业不就。

要改变这种情况,关键在于应聘的学生是否有长远的职业发展规划,以及招聘的企业是否有招聘、培养、管理、使用大学毕业生的人力资源战略。如果大学毕业生仅把某些“摆不上台面”的工作作为无法找到其他工作的替代;如果招聘企业仅以招聘大学生作为噱头,安排大学生做以前初中生就可完成的工作,确实是人才浪费和教育浪费。而如果大学生有长远的就业、创业规划,从基层一步步做起;如果企业有发挥大学生能力,推进整个行业服务水平全面提升的长远考虑,那么,不论是大学生还是企业,都可能创出一片新天地。

适应高等教育普及化,就必须打破学历社会,转向能力社会。对于高校来说,在学历社会,办学关注的是回报给受教育者一纸文凭,这会忽视质量和特色;而在能力社会,办学必须关注怎样培养有个性、有竞争力的劳动者,学校会进行严格的人才培养质量控制。对于受教育者来说,接受高等教育将不再是追求获得文凭,而是选择适合自己的教育,重视自身能力提高,并以能力去规划未来职业选择和事业发展。而对于用人单位来说,则是选择胜任的劳动者,推动岗位提升内涵,由此实现整体服务水准、行业水平提高。

精英教育观说到底是学历教育观,即以学历论人才。学校办学以学历为导向,学生求学也以提升学历为重要目标。在高等教育毛入学率不足15%时,这种精英教育观是可以理解的,由于大学生少,能考上大学的可以说是“天之骄子”。但是,进入高等教育大众化和普及化之后,再有强烈的精英教育观,就与教育的发展极不适应了。一个基本的事实是,当18岁到22岁的同龄人中,有一半是大学生时,还把上大学作为特殊身份,对大学生特殊对待,会让大学和受教育者都不重视能力培养,仍旧关注学历身份。在高等教育大众化阶段出现的把学校、学历分为三六九等的问题,就是学历教育观的具体体现。

“屠夫学校”的出现,其价值就在于告诉社会,卖猪肉和卖理财产品一样有价值,有技术含量,并非低人一等。一名卖猪肉的大学生曾告诉笔者:如果我卖猪肉卖不过初中生,也一直在卖猪肉的岗位上没有发展,这证明我的水平就是初中生水平,如果我有大学生的能力和素质,我相信我在这一行业能干出自己的事业来。

随着高等教育普及化,突出大学生身份的大学生就业必然纳入国民整体就业,淡化大学生身份。这不是不重视大学生就业,而是要求全社会全面转变教育观和人才观。只有打破学历社会,走向能力社会,才能面对严峻的大学毕业生就业形势。而围绕打破学历社会走向能力社会,我国必须进行全面的教育管理体制改革和办学制度改革。

高等教育即将进入普及化阶段,全社会都应该淡化学历,而更关注高等学校办学的特色和质量。如果再以学历为导向办学,或者以提升学历作为学业规划的重要目标,那么,即便高等教育已经普及化,但全社会的教育焦虑还会存在。普及化的高等教育,每年会向社会输送千万有大学文凭的大学毕业生,但这些大学生的能力是否适合社会的需要,却要打上一个问号。

关于人才“大材小用”的讨论,是功利的和现实的,要回答质疑,也必须在现实中找答案。当越来越多的大学生把卖快餐、养猪等作为就业起点,而不是只盯着公务员、国企、外企时,整个社会的就业观、创业观才能转变。

(作者系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

进入高等教育普及化阶段,我国社会也就要从学历社会走向能力社会。在能力社会中,评价一所学校办学,不是看其定位,而要看其在这一定位上的办学水平。只有淡化学历,关注能力与质量,才能让各类学校办出一流水平,扩大受教育者的选择面。

在高等教育大众化时代,是该全面改变教育观和人才观了。

《中国科学报》 (2017-12-12 第7版 视角)

同样,评价人才也不能再看其学历身份,而应把大学毕业生纳入普通劳动者范畴统一考虑就业,即让所有人才平等竞争、自由选择。这也要求所有受教育者从提高自身能力角度规划自己的学业发展,推动从整体上提高高等教育质量,让高素质的劳动者进入每个行业,推进整个国家现代化。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