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北方大面积降温,寒冬渐露峥嵘,业内对今冬天然气供应紧张的担忧也再度泛起。但对会否再度发生大面积“气荒”,各方却说法不一。多位专家向本报记者表示,今年各方很早就开始采取保供准备,天然气产量也显着上升,因此对“气荒”的应对能力有所提升,天然气供应形势应该不会比去年更糟糕。
中石油规划总院油气管道工程规划研究所副所长杨建红在近日一次行业论坛上表示,今年年底中国局部地区肯定还要气荒,基本无法避免。
他认为,去年“气荒”的原因主要是技术性的,即天然气储备的巨大缺口导致的调峰能力欠缺。今年,中国的天然气市场供应情况虽有很大变化,但中部地区和西南地区的“气荒”至少在两年内仍难以避免,主要原因仍是地下储气库建设相对滞后无法满足调峰需要。
“今年就算天然气紧张也只是局部性的,预计影响幅度不会超过去年。”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专家姜鑫民昨天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
“作为应对,燃气公司应该多发展一些‘可中断用户’,即在一些特定时刻能够用其他能源代替天然气的用户,并保证这部分用户占有一定比例,以缓解用气矛盾。而在供应层面,也应增加调峰设施。”姜鑫民说。
值得注意的是,上月开始爆发的“柴油荒”影响了部分地区的LNG物流,这也间接影响到冬季天然气供应。
中国石油大学工商管理学院的天然气问题专家刘毅军教授也认为今年严重“气荒”的可能性较小,“和去年相比,今年各方应对天然气紧缺的准备工作要充分得多,而且去年曾出现短短几天内多地同时进入严寒的罕见气候变化,这是造成‘气荒’的一个重要原因,但今年会否重现还很难说。”

从目前的供需状况看,今年冬天中南部地区的“气荒”可能会重来,甚至有进一步加剧之势。如何在现有条件下避免“气荒”,考验着供气商和地方政府的智慧。
去年10月至今年春天,我国南方的武汉、重庆等部分城市发生了严重的天然气供应紧张,被媒体和社会称为“气荒”。“气荒”不仅严重影响了民众的正常生活,而且危及到社会稳定,引起了国家的高度重视,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多次批示采取综合措施预防发生大面积“气荒”。
企业家大佬自拍 上海限每户新购1套房 机构预测9月份CPI最高或达3.9%
全球陷入混乱 进入货币战争状态 汪建熙:中投或购买俄国有资产
富士康被指存在五大违法违规行为 上海社保基金百亿缺口倒逼
中小城市房价泡沫让人震惊
今年的冬季即将临近,为防止“气荒”再度来袭,近期以来,国家在储气站建设、天然气开采和进口,以及在天然气价格调整方面做了很多工作。但从目前的供需状况看,上述措施可能难以从根本上解决天然气供应紧张的局面,今年冬天中南部地区的“气荒”可能会重来,甚至有进一步加剧的趋势。
从供应方面看,今年天然气的供气量有所增加,普光气田的建成投产、LNG进口的增加,能够部分缓解了天然气供应缺口,但是由于天然气价格尚不到位等因素,预计天然气供应的增长幅度有限,难以从根本上满足快速增长的需求。
2010年以来,国民经济发展速度加快,天然气需求旺盛。目前,中国天然气的最大供应气源——西气东输管道处于满负荷运转状态。在正常情况下,冬季比夏季的用气量多出3倍以上,夏季供应平衡和管道满负荷运转,就意味着冬季的需求缺口必定会进一步显现。预计在管网不发达的南京以西的地区,如武汉、长沙等地,缺口可能会更加突出。
西气东输二线今年的供气计划为60亿立方米,由于技术、地质和价格等因素,尽管近日中亚管道年输气能力提高至90亿立方米,但供气量还是不可能增加太多。国家发展改革委的天然气定价,明显没有照顾到西气东输二线的成本情况。目前西气东输二线的价格明显高于国家发展改革委的定价,中国石油作为上市公司,不应该在亏损的情况下大幅度增加天然气供应。当前,西气东输二线的主气源是中亚的土库曼斯坦,现在中亚的管道气到达霍尔果斯的入境价为2.2—2.6元/立方米,西气东输二线管道到珠三角的运费大约为1.5元/立方米,因此终端用户的消费价格大概在4元/立方米。而目前当地每立方米的天然气销售价格在2.5元左右,因此中石油进口中亚天然气实际上处于亏损状态,价格的不合理,使得西气东输二线的增供量不可能太多。
与供应增长有限相对应的是,今年冬季天然气的需求量会明显增加。金融危机之后,中国经济相对活跃,天然气的需求非常旺盛。今年以来,包括新奥燃气、昆仑燃气和港华燃气在内的燃气分销商都开发了很多新用户,这无疑会增加天然气的需求量。
另一方面,中国煤炭价格今年以来处于升势,一些原先用煤的工业用户开始转向用气,也使得天然气的需求量大幅增加。由于煤炭价格的大幅上升,去年煤化肥还处于盈利状态,但今年就只有微利或不再盈利,因此很多厂家纷纷改为用天然气生产化肥,这也在很大程度上增加了天然气的需求量。另外,一些发电公司在煤价大幅上涨的情况下,也在纷纷探讨改用天然气发电的可行性。
供应增长有限,需求大幅上升,今年冬季“气荒”很可能再次不期而至。在现有条件下,如何才能避免“气荒”再次光临,考验着天然气供应商和地方政府的智慧。由于天然气的刚性需求非常强劲,要想短期内彻底解决“气荒”绝非易事,但采取一些对策,并非不能够使“气荒”在一定程度上得以缓解。
首先应当积极推动储气库建设。欧美国家应对“气荒”的主要措施是建设地下储气库。美国目前建设的地下储气库近400座,工作气量约1100亿立方米,是天然气消费量的约16%。
我国尽管先后规划建设了中部、东部和华北地下储气库,但目前只有大港油田地下储气库已经建成,工作气量约17亿立方米;其它像中原油田地下储气库、金坛地下储气库、河南油田地下储气库等还都在规划建设当中。
在应对2009年冬天“气荒”过程中,国家发展改革委、国家能源局创造性地让进口的LNG向上海市等长三角地区用户增供,使西气东输成功地向南方其他城市增加了供气。加快LNG项目建设,有意识地安排LNG储罐参与“气荒”预防,也能部分缓解天然气的供应紧张。
其次,加快煤层气开发利用步伐。去年12月25日召开的全国能源工作会上,国家能源局局长张国宝多次讲到加快发展煤层气。全国煤层气开发利用“十二五”规划已于今年5月正式启动。通过CNG、LNG和端氏-博爱管道等多种形式,煤层气将参与到今年冬天的供气工作当中去。
煤层气的开发对于增加供气能力将发挥积极作用,预计2010年全国煤层气总产量100亿立方米,其中地面开发煤层气25亿立方米,比2009年的10.27亿立方米增长一倍多,利用率也有较大提高。按照国家能源局煤层气开发利用“十二五”规划阶段成果,2015年煤层气产量将达到200亿立方米,其中地面开发煤层气产量约为100亿立方米。
再次,适时调整天然气价格。由于多种原因,部分陆上天然气的成本偏高,西气东输二线的天然气入境价加上管输费,中国石油实际上在承担着亏损压力实现供气。如果价格能进一步提高,有利于提高中国石油的供气积极性。由于高含硫等原因,川气东送天然气成本也远高于国内其他陆上天然气的成本。
去年我国发生“气荒”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天然气用户的过度开发。为了保持开户费的流量,或者出于抢占市场的考虑,一些城市燃气企业过多开发新用户。在这些用户结构中,严重缺乏可中断和可调节用户。中国天然气的需求刚性,加上季节性需求增加,必然导致“气荒”的出现。今年5月国家发展改革委调整国内陆上天然气价格,很大程度上是为了通过价格信号,提前对用户结构做出调整,以便缓解今冬明春的供气紧张,但是价格的调整还没到位。
5月31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发出通知调整全国陆上天然气价格,平均提高幅度230元/千立方米。7月又发文对天然气价格调整进行了补充,并巧妙地调整了川气东送的天然气价格。价格政策出台以来,陆上天然气企业纷纷积极推动价格到位,相关燃气不约而同搭车提高销售价格,同时,天然气用户冷暖不一,CNG加气站显然利好,最终用户反应强烈。这个时机适当提高陆上天然气价格,对优化天然气需求结构、预防今冬明春发生严重“气荒”将产生积极作用。
天然气供气商应当大力发展可中断用户。去年气荒主要发生在中国石油和中国海油的供气范围内,中国石化、中联煤的供气范围没有发生气荒,这主要得益于可中断用户。中国石化的天然气用户中很大一部分是炼厂,这些炼厂到了冬季之后逐渐减少天然气消耗,改用其它燃料,夏季到来的时候逐步增加天然气供应,按照季节的变化适时调整用气量,这样就能够增加天然气的供应弹性。鼓励所有的供气方增加可中断用户,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减少冬季“气荒”再度发生的可能性。

宁夏回族自治区天然气供储销体系建设及供应保障协调工作组办公室近日下发通知,要求抓紧做好2018至2019年迎峰度冬期间天然气应急储备。通知称,去冬今春,受“煤改气”、冬季供暖、进口气源不稳定等多重因素影响,全国天然气供需形势紧张,北方大面积出现“气荒”现象,宁夏回族自治区也出现了一定程度的紧缺。今年以来,全国天然气需求依然旺盛,预计今年全国天然气需求量为2800亿方,同比增长18%,天然气供应量为2560亿方,同比增长8%,与需求相差240亿方,缺口巨大。从区内看,今年上半年宁夏回族自治区天然气消费量14.59亿方,同比增长23.33%,其中6月份同比增长30.77%,淡季不淡态势较为明显。

9月2日,由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院长、国际能源安全研究中心主任黄晓勇和中化集团首席研究员王能全等人主编的《世界能源蓝皮书:世界能源发展报告》在北京举行发布会,30多位与会专家在发会上对冬季天然气保供问题、中美能源贸易争端和新地缘政治下,中国油气供给等问题进行了研讨。

近期,国家煤电油气运部级联系会议明确2018至2019年采暖季天然气增量部分全部供应京津冀地区,其他省区按照去年同期实际用气量供应。目前,中石油正在组织签订2018至2019年供暖季天然气购销合同,今冬明春宁夏回族自治区合同供应量按照去年同期实际用气量13.5亿方供应。预计今冬明春宁夏回族自治区天然气需求量19.9亿方(含直供LNG2.7亿方),供需缺口在6.4亿方,保供压力大。通知指出,为有效应对今冬明春天然气紧缺形势,确保人民群众温暖过冬,各政府及所辖城燃企业要通过购买调峰能力、购买现货LNG储备等的办法履行应当承担的储气能力责任,各大工业用户要积极采取其他能源替代和购买服务等方式,提前采取应急措施,新增销售气量必须签订可中断合同,通过可中断用户产生的调峰能力弥补储气能力的不足。

“总体而言,今年出现气荒将是小概率事件。”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综合处处长姜鑫民在发布会上表示,今年国内天然气需求和进口量的增长不亚于去年,但从天然气需求上看,煤改气的力度和速度已经出现调整。“已从煤改气转向多能互补,地热等可再生清洁能源成为部分地方的未来发展方向。”姜鑫民称。

姜鑫民进一步指出,在供应方面,占据七成市场份额的三大国有石油公司,今年已提前对天然气供应市场进行部署,包括冬季燃气合同的签订等,这些都降低了今年出现气荒的概率。

但多因素影响下,仍存在一些风险:

一、中国天然气进口仍存在不确定性。“天然气进口国的稳定供气仍存在不可控因素,主要体现在合同安排和两国双边摩擦等方面。”姜鑫民在会上说,近两年,进口天然气的合同签订呈现从长协向短期现货转变的趋势,且天然气产业的生产端、供应端、运输端和储能端是一个庞大的体系,各自需要大量投资。

“只能‘以供定需’,即能供多少决定了能用多少。制定并严格执行天然气供需平衡计划,是解决供应问题的关键。”姜鑫民表示。

不过,除今年前七个月新投产的三座LNG接收站外,今年10月将投产的五个进口LNG转运站和上千个LNG罐箱的多式联运,将使进口LNG和南气北送的供应更具保障。

二、气候因素影响天然气需求。“气温每降低1度,对应国内天然气的消费量将增加约1000万方,夏季消耗减少,冬季消耗增加。”中石油内部负责天然气业务的一位人士表示,去年气荒的发生,与入冬以来西伯利亚寒流的突袭不无关系,如果今年是暖冬,气荒产生的概率也将大幅降低。

国家发改委数据显示,今年前七个月,国内天然气产量为908亿立方米,同比增长5.5%;天然气进口量为682亿立方米,同比增长38.5%;天然气表观消费量为1572亿立方米,同比增长17.8%。“预计今年天然气的消费量达到2700亿-2750亿立方米,同比增长约18%,进口LNG增长速度是40%。”天然气咨询公司气库CEO黄庆在会上表示。

三、投机需求炒高价格。“近13年来,国内天然气市场基本处于供小于求的状态。除刚性需求外,投机需求也对价格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不利于气荒问题的解决。”黄庆称,“很多投机商或贸易商买气卖气,导致价格不断炒高。信息舆论的正确引导,会对LNG的价格产生一定影响。”

四、作为天然气主要替代能源的石油,其供需变化也会影响天然气市场。“目前,乙醇汽油替代的能源消费量并不大,但这一块将来有相当大的潜力。”姜鑫民表示。

8月22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国内将有序扩大车用乙醇汽油推广使用,除黑龙江省、吉林省和辽宁省等11个试点省份外,今年将进一步在北京市、天津市、河北省等15个省市推广。

国务院常务会议还确定了生物燃料乙醇产业的总体布局,包括粮食燃料乙醇生产、木薯燃料乙醇、秸秆燃料乙醇和钢铁工业尾气乙醇产业等。目前,国内推广使用的是E10车用乙醇汽油,即在汽油中添加约10%的乙醇。

五、黄晓勇还在发布会上指出,国有石油公司在海外建设天然气项目存在风险。

“如果中石油接手伊朗南帕尔斯天然气生产项目,将面临巨大的经营风险。”黄晓勇称,因为伊朗国内天然气消费规模有限,该项目生产的天然气或面临短期内难以在国际市场上销售的问题,最终使企业生产经营陷入困境。根据协议条款,如果道达尔被迫退出伊朗,中石油可接手道达尔所持50.1%权益,并成为项目作业方。

全球最大的天然气开发项目——南帕尔斯气田,由道达尔、中石油和伊朗国油三方分别持股50.1%、30%和19.9%,投资额高达48亿美元。

“中石油可尝试争取美国的相关豁免,将生产的天然气在国际市场上进行销售,并适当放缓项目的开发进度、尽可能控制产量以及做出适当的贸易安排。”黄晓勇说,虽然中石油可以尝试通过伊朗的船运公司和保险公司开展天然气贸易,将相关的风险部分转移至伊朗,但该项目的天然气销售成本依然较高、难以获得国际市场的公允价格。

相关文章